欢迎关注拉米公众号:lami_la

叶紫 中国现代剧作家、小说家

叶紫文论

叶紫文论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191    收藏:0

我是一个不懂文学的人,然而,我又怎样与文学发生了关系的呢?当我收到“我与文学”这样一个征文的题目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啊!童年时代,我是一个小官吏家中的独生娇子。在爸妈的溺爱之下,我差不多完全与现实社会脱离了关系。我不知道米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我更不知道除了我的爸妈之外,世界上还有着许多许多我所不认识的人,还有着许多许多我所不曾看到的鬼怪。六岁就进了小学。在落雨不去上学,发风不去上学,出大太阳又怕晒了皮肤的条件之下,一年又一年地我终于混得了一张小学毕业的文凭。

长江轮上

长江轮上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66    收藏:0

深夜,我睡得正浓的时候,母亲突然将我叫醒:“汉生,你看!什么东西在叫?……我刚刚从船后的女毛房里回来……”我拖着鞋子。茶房们死猪似地横七横八地倒在地上,打着沉浊的鼾声。连守夜的一个都靠着舱门睡着了。别的乘客们也都睡了,只有两个还在抽鸦片,交谈着一些令人听不分明的,琐细的话语。江风呼啸着。天上的繁星穿钻着一片片的浓厚的乌云。浪涛疯狂地打到甲板上,拚命似地,随同泡沫的飞溅,发出一种沉锐的,创痛的呼号!母亲畏缩着身子,走到船后时,她指着女厕所的黑暗的角落说:“那里!就在那里……那里角落里!有点什么声音的……”“去叫一个茶房来?”我说。

鱼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48    收藏:0

一种绝望的焦虑的情绪包围着梅立春。他把头抬起来。失神地仰望着芦棚的顶子,烛光映出几个肿胀的长短不齐的背影来,贴在斑密的芦苇壁的周围,摇摇不定。“喂,吃呵!老梅……”老梁,那一个烂眼睛的黄头发的家伙,被米酒烧得满面通红,笑眯眯地对他装成一个碰杯的手势。“唔!”老梅沉吟着,举起杯来喝上一口。心事就象一块无形的沉重的石头似的,压着他,使他气窒。伸筷子夹着一块圆滑的团鱼,这一战,就落到地上的残破的芦苇中去了……

夜雨飘流的回忆

夜雨飘流的回忆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45    收藏:0

十六年——一九二七——底冬初十月,因为父亲和姊姊的遭难,我单身从故乡流亡出来,到长沙天心阁侧面的一家小客栈中搭住了。那时我的心境底悲伤和愤慨,是很难形容得出来的。因为贪图便宜,客栈底主人便给了我一间非常阴黯的,潮霉的屋子。那屋子后面的窗门,靠着天心阁的城垣,终年不能望见一丝天空和日月。我一进去,就象埋在活的墓场中似的,一连埋了八个整天。天老下着雨。因为不能出去,除吃饭外,我就只能终天地伴着一盏小洋油灯过日子。窗外的雨点,从古旧的城墙砖上滴下来,均匀地敲打着。

偷莲

偷莲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50    收藏:0

下午,太阳刚刚落土的时候,那个红鼻子的老长工和看牛的小伙子秋福,跑到小主人底房间里来了。“怎么?汉少爷!……”那个老长工低声地微微地笑着,摸着胡子:“守湖的事情……”汉少爷放下手中的牙牌书,说:“我去!我对爹爹说过了的。……”“真的吗?”秋福夹在中间问。“真的!”老长工将手从胡子上拖下来,又笑了一笑:“那么,我们今晚不要到湖边去了啰!……”“是的,你去喝你底酒吧!”小伙子秋福喜的手舞脚跳,今晚他还约了上村底小贵到芦苇丛中去烧野火的,不要他去守湖就恰巧合了他的心意。

火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57    收藏:0

何八爷的脸色白得象烧过了的钱纸灰,八字眉毛紧紧地蹙着,嘴唇和脸色一样,闭得牢牢的,只看见一条线缝。拖着鞋子,双手抱住一根水烟袋,在房中来回地踱着。烟袋里的水咕咚咕咚地响,青烟从鼻孔里钻出来,打了一个翻身,便轻轻地向空间飞散。天黑得怕人,快要到中秋了,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房间里只有烟榻上点着一盏小青油灯,黄豆子样大,一跳一跳的。户外四围都沉静了,偶然有一两声狗儿的吠叫,尖锐地钻进到人们的心坎里。多么不耐烦哟!那外面的狗儿吠声,简直有些象不祥之兆。

夜哨线

夜哨线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34    收藏:0

队伍停驻在这接近敌人区的小市镇上,已经三天了,明天,听说又要开上前线去。赵得胜的心里非常难过,满脸急得通红的。两只眼睛着,嘴巴瘪得有点象刚刚出水的鲇鱼;涎沫均匀地从两边嘴巴上流下来,一线一线地掉落在地上。他好容易找着了刘上士,央告着替他代写了一张请长假的纸条儿。准备再找班长,转递到值星官和连长那儿去。大约是快要开差了的原故呢,晚饭后班长和副班长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赵得胜急得在草地上乱窜乱呼。“你找谁呀,小憨子?”

校长先生

校长先生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36    收藏:0

土课钟已经敲过半个钟头了,三个教室里还有两个先生没有到。有一个是早就请了病假,别的一个大概还挨在家里不曾出来。校长先生左手提着一壶老白酒,右手挟着一包花生,从外面从从容容地走进来了。他的老鼠似的眼睛只略略地朝三个教室看了一看,也没有做声,便一直走到办公室里底那个固定的位置上坐着。孩子们在教室里哇啦哇啦地吵着,叫着,用粉笔在黑板上画着乌龟。有的还跳了起来,爬到讲台上高声地吹哨子,唱戏。校长先生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他似乎在想着一桩什么心思。他的口里喝着酒,眼睛朝着天,两只手慢慢地剥着花生壳。孩子们终于打起架来了。

杨七公公过年

杨七公公过年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51    收藏:0

稻草堆了一满船,大人、小孩子,简直没有地方可以站脚。杨七公公从舱尾伸出了一颗头来,雪白的胡须、头发;失掉了光芒的,陷进去了的眼珠子;瘪了的嘴唇衬着朝天的下颚。要偶然不经心地看去,却很象一个倒竖在秧田里,拿来吓小雀子的粉白假人头。他眯着眼珠子向四围打望着:不象寻什么东西,也不象看风景。嘴巴里,念的不知道是什么话儿,刚好可以给他自己听得明白。随即,便用干枯了的手指,将雪白的胡须抓了两抓,低下了头来,象蛮不耐烦地说:“为什么还不回来呢?”“大约快来了吧!”回话的,是七公公的媳妇,儿子福生的老婆。

向导

向导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35    收藏:0

忍住痛,刘妈拚性命地想从这破庙宇里爬出来,牙门咬得绷绷紧。腿上的鲜血直流,整块整块地沾在裤子边上,象紫黑色的膏糊,将创口牢牢地吸住了。她爬上了一步,疼痛得象有一枝利箭射在她的心中。她的两只手心全撑在地上,将受伤的一只腿子高高抬起,一簸一颠的,匍匐着支持到了庙宇的门边,她再也忍痛不住了,就横身斜倒在那大门边的阶级上。她的口里哼出着极微细极微细的声音。她用两只手心将胸前复住;勉强睁开着昏花的眼睛,瞥瞥那深夜的天空。星星,闪烁着,使她瞧不清楚;夜是深的,深的……

作者简介

叶紫(1910-1939),中国现代剧作家、小说家。原名余鹤林,又名余昭明、汤宠。湖南益阳人。代表作有《丰收》《火》。1910年10月14日,生于益阳县天成垸月塘湖村余家垸子的一个农民家庭。1927年5月“马日事变”,叶紫6位亲人闹革命,5位被杀,余家从此一贫如洗。1930年4月,他在上海入了党,从事地下工作。1931年奉命到浙江温州搞武器,被逮捕,经党组织和未婚妻汤咏兰营救,8个月后才出狱。1933年6月,叶紫在《无名文艺月刊》创刊号上发表短篇小说《丰收》,迅速走红。1935年,在鲁迅支持下,叶紫自费出版了短篇小说集《丰收》,收入《奴隶丛书》。1939年10月5日,叶紫丢下老婆孩子,和他手头正在创伤的长篇《太阳从西边出来》,在疾病、焦虑、无奈和苦闷中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