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拉米公众号:lami_la

全部将文章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哦

故都的秋 立即阅读

作者:郁达夫    阅读:38    喜欢:1

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诗人、革命烈士郁达夫于1934年8月创作的散文。郁达夫为躲避国民党的恐怖威胁,1933年4月,他由上海迁居到杭州。1934年7月,郁达夫从杭州经青岛去北平(今北京),再次饱尝了故都的“秋味”,并写下该文。《故都的秋》全文1500多字,运用了42个秋字来润色北国之秋的“清”...

春雨 立即阅读

作者:韦素园    阅读:27    喜欢:1

作者以“春雨”作为命题,构思可谓巧妙。初读文章,你会感到莫名其妙,---除了一首一尾,只有寥寥数语描述“春雨”外,通篇只是写了一个爱情故事,而这个故事与“春雨”又毫不相干。这岂不是文不对题?但细细品位,你就会觉得作者用心良苦。诚然,故事开展过程中,从未出现过“春雨”,然而故事所呈示的意境,它所展示的...

我的母亲 立即阅读

作者:胡适    阅读:21    喜欢:1

现代著名学者、文学家胡适的作品。《我的母亲》是一篇自传体散文,作者通过具体的事例,回忆了母亲对自己的教育、关心以及与家人和睦相处的过程,展示了母亲对自己的爱和母亲善良、宽容、有刚气的性格特征,表达了作者对母亲的感激和怀念之情。该文没有花哨的文字,没有华丽的比喻,语言简洁流畅,举重若轻,显示了白话文的...

百灵庙 立即阅读

作者:郑振铎    阅读:90    喜欢:1

11日清早,便起床。天色刚刚发白。汽车说定了5点钟由公医院开行,但枉自等了许久,等到6点钟车才到。有一位沈君,是班禅的无线电台长,他也要和我们同到百灵庙去。同车的,还有一位翻译,是绥远省政府派来招呼一切的。这次要没有傅作义氏的殷勤的招待,百灵庙之行,是不会成功的。车辆是他借给的,还有卫士五人,也是他...

离别 立即阅读

作者:郑振铎    阅读:74    喜欢:0

别了,我爱的中国,我全心爱着的中国。当我倚在高高的船栏上,见着船渐渐的离岸了,船与岸间的水面渐渐的阔了,见着许多亲友挥着白巾,挥着帽子,挥着手,说着Adieu,Adieu!听着鞭炮劈劈啪啪的响着,水兵们高呼着向岸上的同伴告别时,我的眼眶是润湿了,我自知我的泪点已经滴在眼镜面了,镜面是模糊了,我有一种...

Who is the most beautiful woman in the world?(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立即阅读

作者:未知    阅读:79    喜欢:1    语言:英语

Who is the most beautiful woman in the world? If only we could answer that question as quickly as the magic mirror in Snow White, since there is never a fixed definition of beauty. But People, a US weekly magazine, has been trying to answer that tough question since 1990 with its annual ...

夜雨飘流的回忆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56    喜欢:1

十六年——一九二七——底冬初十月,因为父亲和姊姊的遭难,我单身从故乡流亡出来,到长沙天心阁侧面的一家小客栈中搭住了。那时我的心境底悲伤和愤慨,是很难形容得出来的。因为贪图便宜,客栈底主人便给了我一间非常阴黯的,潮霉的屋子。那屋子后面的窗门,靠着天心阁的城垣,终年不能望见一丝天空和日月。我一进去,就像...

插田——乡居回忆之一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57    喜欢:0

失业,生病,将我第一次从嚣张的都市驱逐到那幽静的农村。我想,总该能安安闲闲地休养几日吧。时候,是阴历四月的初旬——农忙的插田的节气。我披着破大衣踱出我的房门来,田原上早经充满劳作的歌声了。通红的肿胀的太阳,映出那些弯腰的斜长的阴影,轻轻地移动着。碧绿的秧禾,在粗黑的农人们的手中微微地战抖。一把一把地...

金将軍(金将军) 立即阅读

作者:芥川龍之介    阅读:158    喜欢:0    语言:日语

ある夏の日、笠をかぶった僧が二人、朝鮮平安南道竜岡郡桐隅里の田舎道を歩いていた。この二人はただの雲水ではない。実ははるばる日本から朝鮮の国を探りに来た加藤肥後守清正と小西摂津守行長とである。二人はあたりを眺めながら、青田の間を歩いて行った。するとたちまち道ばたに農夫の子らしい童児が一人、円い石を枕に...

カルメン(卡门) 立即阅读

作者:芥川龍之介    阅读:130    喜欢:0    语言:日语

革命前だったか、革命後だったか、――いや、あれは革命前ではない。なぜまた革命前ではないかと言えば、僕は当時小耳に挟んだダンチェンコの洒落を覚えているからである。ある蒸し暑い雨もよいの夜、舞台監督のT君は、帝劇の露台に佇みながら、炭酸水のコップを片手に詩人のダンチェンコと話していた。あの亜麻色の髪の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