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拉米公众号:lami_la
当前位置: 美文 > 故事 > 手指

手指

作者:穆时英 阅读:32 喜欢:0

乐;乐你妈的!翠姐儿的一条小性命呢!

我跑到施二哥门口儿就听得阿在说道:

“爹,我到山上学本领去;有这么一天,我长得像你这么高啦,嘴里能吐剑,一道白光就能杀人,得回来给姐报仇!”

阿是二哥的儿子;那姐,你知道的,就是翠姐儿,他家的养媳妇。这孩子今年才14岁,生得乖巧极了,真讨人爱。二哥夫妻俩一早就出去的,家里的事,上上下下,什么不要她管呀?二哥可是天天要到铁厂里去的。

他们小夫妻俩好得什么似的;谁说一声儿:“阿,你姐叫别人给欺侮了……”他不等你说完,就得抓了木棍往外蹦,疯嚷嚷的问:“谁呀?老子撅他几个窟窿!”

我心里边儿咕叨着:这小子又不知道在跟谁淘气咧。

“好小子,报谁的仇呀?大叔给你帮场。”我一边这么说,一脚跨了进去,不见大嫂,只见施二哥闷咄的在抽烟。阿嚷一声:“大叔!”跑上来一把扯,说道:“你瞧姐!我想去报仇正愁没人帮场咧。大叔,走,咱们一同去!”

我一瞧,翠姐儿躺在铺上,屋子本来不够明亮,她还睁着眼好像怕谁捶她似的;牙咬得那么紧,像给人家搠了肠子拼命耐着疼似的,那光景真透着有几分阴森森的。啊,他妈的,还有!那十只手指上皮全给剥了,肉也没了,像萝卜,指甲儿上没了指甲,只有白骨露在外边儿。不消说,早就没了气儿啦。我一回头问二哥:“怎么啦?上礼拜还好好儿的,怎么变得这个模样儿啦?”

“他妈的,全是那伙娼妇根子!今儿闹洋货,明儿闹国货;旗袍儿也有长的短的,什么软缎的,乔其缎的,美西缎的,印花绸的——印他妈的!一回儿行这个,一回儿行那个;什么时装会呀,展览会呀——我攒她的窟窿!叫她们来瞧瞧翠姐儿!丝袜子,高跟缎鞋,茶舞服,饭舞服,结婚服,卖淫服,常服,短服……她妈的!美?漂亮?来瞧瞧翠姐儿!脑袋上谁也没长角!全是没鸡巴的!”二哥先来了这么一嘟噜串儿,闹得我攒了迷儿。

“你骂谁呀?”

“骂谁?骂那伙小狐媚子,娼妇根子——名他妈的媛!”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跟你说。翠姐儿可真可怜哪!大米卖到二十多,咱们穷人怎么活得了!上礼拜我叫她到元和丝厂去当剥茧的。她原先就不愿去,可是这孩子真懂事。我一说,这么着,咱们也多几元钱一月,她就去了。那天她回来,两只手肿得像烘番薯——你知道,剥茧得把手浸在水里边儿的,第二天她怎么也不肯去啦,劝也不成,哄也不成,没法儿,只得横了心捶了她一顿,她才哭着去了。我那里不疼她?捶在她身上,可痛在我心里哪!我知道她受不了,可是不这么着一家子全活不了呀!那天她一回来就哭,——你猜怎么着?两只手满是水泡儿,瞧着就不受用。像什么?像钉鞋上的门钉!一古脑儿去了三天,水泡儿破了,淌水,烂了,肉一块块的往滚水里边掉,可是丝却一条条的抽出来了。她晚上疼得不能睡,偷着抽抽噎噎地哭,不敢出声。早上她求我道:‘爹,你索性打死我吧!我受不了呀!她躺在地上不肯走;我心里酸,可是依旧把她拉到厂里,——没法儿哪。她一路哭,一路求,我真差一钉点给闹得掉泪了。虽说养媳妇,可是这孩子讨人喜欢,我真舍不得她。往后她的手也烂起来了,一道道拉口子,脓血直淌。我连瞧也不敢瞧!可是她还得忍着疼把手浸在滚水里边。她那里不知道疼?我逼着她——我真太狠心了。这孩子又懂事,知道不做,我们一家不能活。她的血,皮肉在滚水里爆,十只手指像油条在油里煎,才抽出发光的丝来!她妈的那伙娼妇根子,她妈的只知道穿丝的绸的漂亮,那知道翠姐儿的血在里边!那一条丝不沾着她的皮肉,她的脓血在上面呀!昨天这孩子真的忍不住了,躲躲闪闪不肯把手伸下锅去。他妈的‘拿麻温’这小子——你猜他怎么着?他说:‘全像你那么娇嫩,慢慢儿做,丝厂全得关门咧。’娇嫩?谁的手是铁打的?这囚攮的捉着翠姐儿的手往锅子里直按下去,让滚水溅在她胳臂上,也烫起一个个水泡儿来。你说,翠姐儿怎么受得了?她哭着嚷,拼命的一挣,水珠儿溅在那小子脸上,嘶的一声儿,起了个泡。妈的,他倒知道疼!拿起胳臂那么粗的铁棍连脑袋带脊梁往翠姐儿身上胡打。这铁棍他还叫做家法呢。你知道的,在丝厂里做工的小姑娘全得拜‘拿麻温’做师父,不然,他就不收你。这么个大汉子赶着个小姑娘打,你说,她怎么能不给打个半死?真可怜哪,翠姐儿给打得胳膊腿全断了,蛇似的贴地爬回来。等她爬回家,那孩子只有咕着眼儿喘气的份儿了;拎起她的胳膊来一放,拍的声又掉下去哩。只剩了一层皮和肩膀连着啦!她的手指简直成了炸油条,血也没了,脓也没了,肉也没了,砍一刀子也不哼一声。挨到今儿就死了!”

我听一句儿,就一股血往上冒,等我听完了,差一点给气炸脑门啦。我刚想说话,阿猛孤丁地问道:

“大叔,丝有吗用?”

有吗用?这孩子一句话问得我伤心,丝的用处大着啦!丝袜子,丝围巾,乔其缎……咱们穷人的姑娘做,他们有钱的姑娘穿在身上去满处里打游飞!还不够,还要开展览会,叫大伙儿全去瞧瞧呢!叫他们来瞧瞧翠姐儿!究竟也是人哪!就是蟹放在锅子煮,还要挣扎咧;好好儿的一个人给这么弄死就算了吗?

可是施大嫂回来了。她一到家就扑的塑在那儿啦,半天才说道:“拿麻温说的:死的不是你们家一个,死的人多着咧!全像你们家小姐那么娇嫩,人家也别用开丝厂了,大家子姑娘也别用穿丝的了,全像你那么叫化婆们的就得啦!他还笑呢!”

你听,他妈的!

我跑到大街上,街上正在开提灯会;我直撅撅地走了半天,抬脑袋,恰巧瞧见:“国货时装展览会”这七个字。

一九三○,一○,六。

最新评论共有0条评论

    我也来评分

    作者简介

    穆时英(1912年3月14日-1940年6月28日),浙江慈溪人,中国现代小说家,新感觉派代表人物,笔名伐扬、匿名子等。1929年开始小说创作,翌年(1930年)发表小说《咱们的世界》、《黑旋风》;1932年出版小说集《南北极》,反映上流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两极对立;1933年出版小说集《公墓》,转而描写光怪陆离的都市生活,后又出版《白金的女体塑像》、《圣处女的感情》等;1933年前后参加国民党图书杂志审查委员会;抗日战争爆发后赴香港,1939年回沪,主办《中华日报》副刊《文艺周刊》和《华风》,并主编《国民新闻》,后被国民党特工人员暗杀。

    支持平台:iPhone,iPad,Android

    用移动设备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