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拉米公众号:lami_la
当前位置: 美文 > 故事 > 好消息

好消息

作者:叶紫 阅读:62 喜欢:0

六十三岁的母亲,生肺病的老婆,和几个营养不良的孱弱的孩子,被饥饿,水灾和一些无情的环境的威胁,从三千多里路的故乡,狼狈地逃亡出来,想依靠我这一月有十多元稿费收入的儿子,丈夫和父亲过活。

一到岸,就是忙着诉说故乡的艰苦的情形和吃药。

因为还有一个姊姊带着四五个孩子留在故乡,母亲总是带着对于自己的飘流生活颇为满足的神情叹着气说:

“我们还好呢!虽然苦,合家都团圆了!……祗有你姐姐,不知道她们的垸子倒溃没有?那样的不能活命的一家哟!……她是早该来信了的……”

弯着干枯的手指,算着:六天,八天……眼泪背着我们夫妇不知道偷偷地流了多少——悬望着那一封平安的来信。

在一个大雨的早晨,母亲为老婆的沉重的咳嗽和呼痛声敬了一个通宵的菩萨,睡着了。邮差从后门递上一封欠邮资的信件来,我付完了他八分邮票的铜元,躲在灶披间里急急忙忙地拆开来看。

字迹模糊,信壳和信纸都是用草纸做成的。还不曾看我就知道内容一定不妙。字,不是墨笔写的也不是铅笔写的,也许是用烧焦了的小树枝写的吧。我记得儿童时代曾同姐姐玩过用小树枝烧焦写字的把戏,大约她还不曾忘记,临时做来应用了。

我的手发着抖,看着信还要担心着母亲和老婆醒来。孩子已经哭起来了,我将她抱到我的身边,拿了一双筷子给她玩。我读着信,孩子用筷子敲着脸盆,并且唱着一种从故乡带来的饥民们流行的讨饭曲。

垸子,当然是倒溃了。姐姐的信,是伏在荒山中的一个石头上写的。她说:

“……那一晚,黑暗无光,大雨将屋顶都几乎打穿了。你姐夫被锣声叫出去抢险,我同五个孩子偎在堂屋中间,战颤地等着挡堤的人们的好消息。……通宵不睡的不祗我们一家,可是他们,都焚着香,敲着磬,哭地喊天求菩萨!……狗和畜生都号叫起来了,好象知道有大祸临头似地到处找寻它们的安身处。……我尽量地制止孩子们不哭!可是锣声和雨声越来越紧……刚刚天亮的时候,突然地,不知道是那一方天崩地裂地一声,大水就排山倒海地涌进我们的禾田和堂屋中来了……

“我不知用什么话来告诉我们的苦况,总之,那个时候,我一看见水,就同见了催命的无常鬼似的,大声地哭叫起来了!孩子们都缠着我的身子,我不能跑出头门去求救,并且也没有人肯来救我们!你姐夫也不能回来……水一下子就高齐了板凳!……我将孩子们一个一个地送到板楼上。我们的板楼你知道,只有三块板子的。……正午,水封了我们的门,并且板楼上也平水了,我就祗能将屋顶挖开,将孩子们送到屋顶上!……

“雨仍然很大,我们没有什么东西遮拦淋着,并且刮着狂风,浪头有时高齐我们的屋顶。我们的湿身子一直又等到太阳出来才晒干,晒得发昏,晒得发痛!……我们在屋顶上整整地挨了三天!……到第四天早晨,才看见你姐夫摇着一只破划船来。……孩子们,最小的一个死在我的怀抱里,别的一个——第三的——俊襄,不知道在夜间的什么时候,被浪涛卷到水中去了!也许是他自己饿昏了滚到水中去的,连一些儿声息都没有!……

“现在,弟弟!我不想再来诉说我的苦况。总之,一切你都想象得到的,你也曾经过不少次数的大水灾。……我们现在是被运送到这荒山上来了,这里满山都是灾民。也许他们中间还有比我们更苦的吧!他们整天地盼望着赈灾的老爷们从天上飞来。可是我,什么希望都是死灭的,因为我经过水灾的次数太多了,虽然这一次比无论那一次都厉害!……

“你姐夫已经五六天不沾水米了,浑身火热!可是他对我说:‘你去吧!带着小的两个孩子,讨饭讨到上海去!你读了书,认识字,也许你的弟弟能给你想一点办法的!……大的孩子留给我,我祗要病好一点就能捉鱼!……,弟弟啊,我拿什么话来回答他呢?我知道,你自己也许会没有办法的!母亲,病着的弟媳和两个孩子,你又没有职业。并且,我们讨饭又是不许出境的……”

我读着信,我的鼻子一阵阵地发酸,可是我不能不极力地忍着不流眼泪。老婆的咳嗽声沉重起来了,我挟着孩子走上楼去,母亲已经又爬起来替老婆在倒开水。她一看见我就问:“是信吗?你在下面看的……”“是的!”我说。我不能掩饰地将信放在台子上;我欺她不识字,态度安闲地说:“是姊姊来的好消息。她们的垸子没有溃倒!”

“好消息吗?阿弥陀佛!……皇天不负苦心人!”母亲合掌地说,“念呀!念给我听呀!一个一个字地念下去!”

我硬着嗓子念着,我觉得我的眼里看见的不是草纸做成的信纸,而是一片汪洋,一大堆一大堆的灾民的尸骨!那里面有着我的姊姊,甥儿,甚至于连我自己!而我的嘴里念出来的,却是一个完全相反的,丰登的,梦想不到的世界。我说:

“她说:‘你要母亲千万不要着急,多亏官民同心协力的抢救,我们的垸堤没有溃倒!……现在早稻已经黄熟了,我收获得比任何年都多。孩子们也都十分健壮’……”

“真好啊!”母亲微笑了。

下午,我便偷偷地写了一封回信,说了好些不能搔着痛痒的,空洞的,安慰的话,将借来给老婆吃药的最后三元钱买了汇费。

“也许她们会收不到我这三元钱的!”走出邮局来,我忽然这样的伤心地想着,眼泪便再也忍不住地流下来了。

最新评论共有0条评论

    我也来评分

    作者简介

    叶紫(1910-1939),中国现代剧作家、小说家。原名余鹤林,又名余昭明、汤宠。湖南益阳人。代表作有《丰收》《火》。1910年10月14日,生于益阳县天成垸月塘湖村余家垸子的一个农民家庭。1927年5月“马日事变”,叶紫6位亲人闹革命,5位被杀,余家从此一贫如洗。1930年4月,他在上海入了党,从事地下工作。1931年奉命到浙江温州搞武器,被逮捕,经党组织和未婚妻汤咏兰营救,8个月后才出狱。1933年6月,叶紫在《无名文艺月刊》创刊号上发表短篇小说《丰收》,迅速走红。1935年,在鲁迅支持下,叶紫自费出版了短篇小说集《丰收》,收入《奴隶丛书》。1939年10月5日,叶紫丢下老婆孩子,和他手头正在创伤的长篇《太阳从西边出来》,在疾病、焦虑、无奈和苦闷中离开了人世。

    支持平台:iPhone,iPad,Android

    用移动设备扫码阅读